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柯布西耶及其作品启示中外建筑界——第40届世遗大会后的思考

       2016年7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第40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传来喜讯:中国申报的文化遗产项目“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和自然遗产项目“湖北神农架”顺利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项目已达50项。兴奋之时,作为建筑学人的我还欣喜地看到,早在2009年就曾进入第3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终评目录而未果的国际著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1965)分别建在7个国家的17座建筑终于入选世界遗产名录,这既是对20世纪“旗手”般重量级建筑师及其作品的奖赏,也是对20世纪建筑遗产的尊重,更为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和如何进行城市更新等留下深度启示。

    遗产大会带给建筑界的跨界视野

     第40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呼吁各国要切实采取更多措施,保护世界各地遗产免遭破坏。宣言重申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作出的加强对文化和自然遗产国际保护的承诺,呼吁各国提出“创新和有效的”解决方案,并把遗产保护融入决策过程和安全战略。

     对于入选的20世纪有代表性的建筑家,世界遗产委员会这样评介:“这些在跨度长达半个世纪时期中建成的建筑都属于勒·柯布西耶称作‘不断求索’的作品。无论是印度昌迪加尔国会建筑群、日本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阿根廷拉普拉塔库鲁切特住宅以及法国马塞公寓等,无不反映了20世纪现代运动为满足社会需求,在探索革新建筑技术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这批创意天才的杰作见证了全球范围内的建筑实践的国际化。”

     在当今中外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心中,柯布西耶是位想象力丰富的大师,他对理想城市的诠释、对自然环境的领悟乃至对传统文化的强烈信仰和崇敬都相当别具一格。他一直主张用传统的模式来为现代建筑提供模板。此次列入世界遗产的17个项目,住宅设计就有10项。1928年在法国设计的萨伏伊别墅就是此次入选的17个项目之一。萨伏伊别墅既没有遵循自然主义的浪漫传统,也没有沿袭对称的传统形式,而是站在更高的层面上提出更加激进的探讨住宅与景观各自有特点的设计方式。这仿佛是18世纪的景观理想在20世纪城市环境中的建筑实现。1958年,市政府曾计划拆除别墅,在原址上建造一个学校。后来国际上一片哗然,法国文化部长对拆除计划予以干涉,别墅才被保存至今。1964年萨伏伊别墅被列入法国历史建筑名册。

     纵观中国,虽然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近4300个,但20世纪建筑遗产的保护在国家层面上尚属空白,相反却不断传来20世纪重要建筑物、新中国标志性建筑物惨遭拆毁让人痛心的信息。如2016年6月21日,新中国“两弹”研究的发祥地,位于北京中关村北一条的中科院原子能楼被拆毁,后经多方呼吁,这个曾先后走出过7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两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的“新中国科学第一楼”才停止再毁。迄今为止新中国五十年代“国庆十大工程”未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华侨大厦还在使用中被拆掉重建……这不能说不是建筑界、文博界在20世纪遗产保护上应记住的教训。笔者以为,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前景光明,重要的是我们要从世界文化遗产中汲取营养,找到适合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与创新发展方法及策略。

    柯布西耶及其作品给中国建筑界的启示

     柯布西耶及其建筑作品的申遗成功,使优秀建筑成为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它不仅可提升涉及的7个国家(城市)的知名度,在一定程度上也可带动经济发展,这是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共生共赢的重要策略。尊重世纪文化瑰宝,善待城市发展,敬畏城市更新,在传承与发展中寻找创新点是建筑师的追求。据此有如下四点启示:

     其一,要在建筑界与文博界大力普及保护20世纪建筑遗产当代意义的教育。一个城市之所以可以见证一个国家的历史,是因为它有文化家底,不同年轮的建筑恰是城市最不可或缺的文化底气。20世纪建筑不仅使城市发展的记录更加完善,重要的是它与今日城市生活最接近,最容易被传承发展下来;20世纪建筑遗产是当代和未来智慧的结晶,可产生充分的社会教育功能;20世纪建筑遗产的保护本身是对城市个性的敬畏,一望而知的城市形态与格局,离不开街区与建筑,这里面不仅有一方水土保有的气质,更有城市建筑独有的审美观。

     其二,要大力开展为中国20世纪建筑师留痕的传播工作。20世纪建筑遗产不同于传统文物建筑,它的可持续利用是对文化遗产的“活”态的尊重。从传播与宣传的视角看,20世纪建筑遗产的保护理念更坚持保护与发展两大属性,所以,要传播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认定的标准、传承中国杰出建筑师优秀的设计思想,要从历史、科学、文化的多重视角上为当代建筑师尤其是中青年建筑师乃至青年学子,树立建筑创作的敬畏观及学术榜样,要崇尚精心设计,并传播体现“工匠精神”为荣耀的设计精益求精的态度。

     其三,要让更多的职业建筑师以遗产敬畏之心从事创作。由柯布西耶及其作品“申遗”成功,想到中国建筑大家作品应联合“申遗”的事项,想到诸如“事件建筑学”的中山纪念建筑、辛亥纪念建筑、“二战”纪念建筑、“文革”纪念建筑、“三线”纪念建筑等“20世纪事件建筑”整体“申遗”问题。这里不仅有中国第一代建筑五宗师吕彦直、刘敦桢、童寯、梁思成、杨廷宝的遗产传承问题,更有如亚运建筑、奥运建筑、世博会建筑等当代遗产的“申遗”研究。

     其四,要推进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条例立法进程。建筑从来不仅仅是砖石、水泥与钢筋的混合物,它是文化、是历史、是民生、是政治、是自然的可适用的公共产品。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项目多在使用中,对它处理不当会殃及城市整体风貌,会改变城市记忆特点,会影响城市诸方面综合发展要素。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在强调建筑师、规划师的作用同时,特别要求城市建设要遵循城市文化的规律,为此要破解我国20世纪建筑遗产保护法规上的“难题”。

     希望中国建筑师能从现代主义设计大师柯布西耶及其作品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得到启示、寻到范本,做有境界的设计,在用优秀文化构筑新作品时,服务社会并成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