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千手观音

如何看待大足石刻千手观音的修复?

 

       工作之故全面接触过这件事,不是修复者,但目睹“从旧到新”的过程。争议集中在贴了全新的金箔和改了主尊的面容,因为大众也只能看到这个层面。以下重点说一下金箔和面容,如有余力尽量呈现一下除了表面这些改变,8 年来的工作都做了什么。

一、贴金

1、原贴金病害严重,面积大,是视觉上造成千手观音古朴的重要原因,但是“古朴”其实是“病害”,旧跟坏,是两码事。

 

上图为金箔病害分布

上图为金箔病害种类与比例。

下面近距离感受下是古朴,还是惨不忍睹。

千手观音不仅是个文物,还有石刻艺术价值和宗教艺术价值,贴金的现状属于文物的物质性层面,效果的完美与造型的完整是图像性层面(艺术层面),数百年来的多次修复留下的多层贴金是历史性层面,我认为还有一个作为“半个亚洲的信仰”的精神性层面,上朝峨眉下朝宝顶,下朝宝顶便是大足石刻宝顶山的千手观音,作为一个信仰的依托,残破总是说不过。

修复,这本身就是一种毁坏之后的补救,任何的修复行为都要折中的态度来面对具体的修复问题,而折衷主义必然是将文物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与科学价值共同考虑在内的。

2、方案以及试验阶段其实是将揭取下来的旧金箔处理后再回帖,但是已经老化的旧金箔与石质结合并不理想,很快还快出现金箔开裂等问题。

揭取下来的金箔先软化再逐层分开。贴金有 4-8 层。

终于我们把它处理成这样。

回贴上去是这样,对比修复前来看好像效果不错,但这治标并不治本,它很快还会坏。

上图为回帖试验,回贴的旧金箔很快会产生开裂。

其实,贴新的金箔,并非全扒了一点不留再贴全新的,没坏的旧金箔还是在里面的。而新金箔也是对工艺的传承。

前期对千手观音做了有史以来最详细的勘研,其中关于金箔的成分与工艺有:

这都是付出与成果,对工艺的传承,对川渝地区其他文物修复的参考,也都是修复的意义所在。

过程是这样的:

这是揭取了不稳定金箔,并对石质做了处理之后的,服帖的没坏的金箔还是在的。

渗透加固

生漆流平

漆灰找平

熟漆加固

髹涂金胶漆

旧金箔回帖

新金箔全色

修复后

然后这只手的一切信息,都会存档,修复前后的三维模型,病害、修复材料等,这对以后出现问题以及数十年百年后后人再次修复时提供依据和资料。每只手、每个法器,都有自己的一个“档案”,乃至整个千手观音的信息,这也是本次工程的一个课题,后面再提一下这点吧。

最终所呈现在表面的,看得见的,都是那全新的金箔,它像历史上的每一次贴金装彩一样保护内在胎体不被风化侵蚀,保证造像完美的形象,符合佛教形象的贴金传统,符合信徒的心理需求,延续传承了传统的贴金装彩工艺,却仅仅是因为自己太新了,新到遮掩了过去,而被骂的什么都不是了。

我个人我觉得是不得已不用新金箔。来个不恰当的逻辑,假如腿真的坏了,必须得截肢,不然就危及生命,旧腿真的不能用了,于是他们用最先进的技术、用同样的肉和骨头,甚至模拟了腿是怎么长出来的,然后给你打造了一条新腿,只保留了一点旧得大腿根儿,你能继续走路了,但是你却嫌弃它是条新腿。为什么千手观音叫抢救性保护,又叫全国石质类文物保护一号工程,修复还是次要的,抢救和保护并让它长久的存留下去,作为物质文化遗产和佛教题材的精神遗产,能继续被后人享有,意义更大。

你可能觉得没那么严峻,真的坏得那么严重吗?

我贴几个数据:1979 年,0.25 吨块体自然脱落;1985 年,一只 50 千克的手自然脱落;2007 年,一个拇指脱落。

再贴几张图

梁思成大足考察时的千手观音,请注意后面的变化。

1962 年基本也好

1984 年,

1988 年

修复前

毁坏的程度与速度是超乎我们想象的,毕竟那是八百岁的老人了,(病害原因后面有余力再说)。

八十年凿崖成佛,八百载佛渡众生,它今天沧桑、病体、尘垢,回过头来,被它度化的众生是不是也要反哺点什么。佛渡众生、众生修佛。根据佛教传统,建寺、造塔、雕像、画佛等都是功德,实施者或供养人据此可以福报,对古代寺塔、造像和壁画进行重新妆饰,也是佛教徒奉循的一种传统及功德。

扯远了,说回来,我的看法是,我也觉得全新的金箔不尽人意,但是在毁坏程度上,在折中的几个层面上,在工艺的继承上,它最终这样是合理的。

二、面容

1、历史上的修复不同时期的审美、功德主的财力物力等都影响了千手观音后来的状态。这其中贴金质量与工艺的好坏还是缺失部位补型的好坏都是在修,是修旧和填补缺失。但是对千手观音的面部,却有补塑,补塑改变的是长相,这就不是修了,而是改!修得好与坏还在其次,改就是主观加之。更那堪,补塑上去的部分会出现病害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是要还原南宋那个千手观音,还是要一路走来的修改过并且出现问题的千手观音。

面部的后期补塑材料劣化,严重影响了面部形态。

面部特写。不说可能不会发现,不觉得眼睛和嘴巴怪怪的吗,佛教形象不因该是祥和的、慈眉善目的吗。

把表面不稳定金箔揭取后,是这个样子。

特写我们能看到嘴巴和眼睛的补塑。

那么这补塑是要还是不要,一个本来面貌、一个是历史痕迹,但是到这我们首先明确两点,(1)、这补塑坏了;(2)、这补塑改变了样子。

2、那么它本来样貌是怎样的。多说一下我的体会,千手观音占崖立面面积是 88 平米,体量巨大,人站在大悲阁首先感受到的是气势,加上起翘的金箔干扰,很难看清眉目,可能大众在此前并没有察觉到眉目的样子。

说远了,说回来。

翻模出千手观音的面相。

石膏翻模,修复后的面部。这才像一个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的真正面目。

不知你是否还坚持那个被补塑过的面容。

这种争议也许没有对和错,以下是我的看法,我支持还原最初的千手观音,因为那才是千手观音的样子,它符合一个佛教形象慈眉善目的形态,我更认为不是所有的历史都是正确,再直白一点,我认为那些不当的修复是破坏!但这不是前人的错误,这是历史的局限性、时代的诉求,技术的壁垒(后面举例)甚至就是功德主自身的诉求。而且今天这次修复,我们努力做到了当下的最好,若干年后,后人们还会继续修复,传承,也许那时候由于技术的进步、观念的超脱,致使当下我们的修复也有不当。但我们当下的责任就是保护她、传承她,后人才有机会。举个技术方面的例子,现在用 X 光射线,探测内部断裂,而之前没有,看不到指头是否断了,就在外面贴金,这就是问题。

补一个现今可考的时间轴

1174 年 -1252 年,南宋淳熙至淳祐,开凿

1570 年,大名隆庆四年,装彩

1748 年,大清乾隆十三年,装彩

1780 年,大清乾隆四十五年,装彩

1889 年,大清光绪 15 年,装彩

1964 年,保存完整

1962 年,主尊面部及金箔,基本完整

1984 年,主尊右手完全残缺

1988 年,局部风化侵蚀

1999 年,大面积风化,地仗层露出

2007 年,造像石质风化、金箔开裂,才会脱落

2008 年 -2015 年,全面修复。

而我们的这次修复,会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次,我们的意义不是把它修成你所向往的样子,而是保护她,让它走下去,就像八百年走过来一样。

 

贴金仅仅是本次修复工程中的一个环节,只是因为其在最表面,最影响了视觉效果,所以如此争议,以上是我呈现的客观资料和个人看法,大家见仁见智吧。

下面我呈现一些修复工程的其他事宜,不可能全部罗列,也不分时间先后,我尽量让大家看到修复工作的其他方面。

如上图,这样的内部损伤,有这么多。

各种石质病害就不一一上图了,每一种病害对应一种修复方式、工艺、和材料。

下面以泥塑手指的修复为说一下过程。

上图是去除不稳定金箔后。有没有发现拇指不对劲。拇指是后来泥塑上去的。千手观音的本体是岩体(砂岩)。

修复的材料、工艺,都是前期花了大量时间论证和试验过的,石质胎体修复好,然后才是贴金。

造型的依据来自三维扫描的模型和佛教造像的手印研究

再补一些

清洗石质表面的劣化材料

裸露的基岩脱盐

残缺的手指补型

下面提一下关于主尊胸前的手。

彩绘

彩绘病害分布

彩绘成分与工艺研究

彩绘起甲

彩绘脱落

不一一上图了,举一例修复过程。

前期都经过试验

以下补一张流程图,和一些修复过程图。

本体修复不多说了,说说支撑修复和保护工作的勘测、研究、和试验等

有人问病害图、病害面积都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就是这么磨出来的。

这张图虽然是摆拍,但手的数量、每种病害对应的位置,都是人工采集与计算的来的。

X 光探伤

上表格吧,都不是新技术。

千手观音的三维模型。(修复前,修复后都有)

微环境检测。最千手观音微环境气象条件和空气质量实时自动监测。

凝结水的长期作用,对千手观音的风化影响巨大。

川渝地区多雨,凝结水几乎常年存在,干湿交替,水分在造像上一进一出,毁坏严重。

剪刀手好萌

修复材料研究

在本体上的几次修复试验

侍者修复试验

有人提修复上去的那么突兀,这叫可识辨修复,就是要区分哪是本体,哪是补上去的。丁是丁卯是卯。

 

以下是我个人写的东西(原来是为影片写的词,后因风格问题……)

八十年 也许是几代人

耗尽一生韶华只为修佛、修己、修信奉的依托

定是心的向往、众生的虔诚,乃至风雨的相助,

在这天地之间,化作了观音出世,照一方净土,供众生来朝。

 

她守着,八百年

却没敌过时间的撕扯,一切都变了,她也没能幸免于冷峻的岁月侵染,残年 苍老 病体 衰躯 ,像一个尘世里的老人 ,耄耋之年 不堪重负, 却又眷恋着世间 悲悯着众生。

 

这世间的痛苦

似乎平等地对待着心灵 与万物

那放不下 是痛苦 又是信念

坚信着 心不变 万物就不会变

原来这修行之事 是没有始和终的

 

再挽回她 还有信仰的寄托与心灵的归宿

再修复她 和那浮华的时间里躁动的心灵

我们去替岁月 偿还无情的刀俎

为内心 再修虔诚的归附

成佛在心 成事在人

像无数次探索自我的内心一样

去无限逼近那亦真亦幻的机缘

五百次的擦肩

总有一次最逼近于内心真实的刹那

 

大悲无泪于沧桑巨变后的憔悴

大笑无声于传承与信仰的不止

大悟时又无言 才觉得这世间的一切

本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坚信着心不变则万物则不变

一念智 般若生

众生心中 有佛

众生 皆佛

 

回答更新完毕,题材特殊,切勿私自转载,它用请私信商联系。

 

彩蛋时间

以上分别是大帅比梁思成,他首次将大足石刻介绍给世界;1945 年杨家洛等考察团,以及 2014 年部分修复工作者合影。

无意将他们类比,只是他们都应该被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