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保护箭扣长城最险段:“天梯”至“鹰飞倒仰”修缮完成

       崇山环翠、奇峰雄险的北京怀柔箭扣长城,位于明代三大军事重镇蓟镇、宣府镇和昌镇的交界地,不仅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明长城最著名的险段之一。因未被开发,常年饱受风吹日晒及大批游客私爬,遭到严重破坏,构筑在悬崖峭壁处的多数敌楼坍塌严重,结构多处出现安全隐患。

       经过近一年的紧张施工,箭扣长城最险段———“天梯”至“鹰飞倒仰”段长城修缮工程于今年6月完工,并于近日通过了文物质量监督站的实地验收。此次修缮是箭扣长城一期修缮工程,共涉边墙1003米、敌台3座、敌楼2座,不仅是箭扣长城最险要地段,也是游人攀爬多、损毁最大的地方。据悉,今后几年,北京还将对箭扣长城其他部分陆续进行修缮。

       遵守“最小干预”原则修缮

       箭扣长城“天梯”至“鹰飞倒仰”段素以雄、奇、险、峻著称,当地民谣这样描述:“十八蹬入云端,鹰飞倒仰猴难攀。山高到底有多少,一个碌碡滚三天。”

       记者跟随此次长城修缮的技术顾问、61岁的古建修缮兴隆门第16代瓦作传人程永茂登上箭扣长城,经“鹰飞倒仰”至“天梯”,历时4小时完整探访了这段刚刚修缮完成的长城。

       从山脚出发,在崎岖的山林土路跋涉一个半小时后,我们终于登上“鹰飞倒仰”,这段长城因状如倒仰的雄鹰而得名。站在“鹰嘴”部位的敌楼上放眼四望,脚下的长城依旧古朴自然,经过400余年风霜雨打的沧桑感并未消失,不经专家指点,很难分清哪些是新砖,哪些是旧物。然而,当远处尚未被修缮的长城段落进入视线,那遍布台阶和敌楼的杂草野树,那酥散破碎的地面、部分坍塌的墙体,即刻让人感到了修与未修的强烈反差。

      “这次修缮,我们重点把坍塌的部位归砌,树木杂草伐清,马道地面揭墁,满足排水顺畅,根除存水冻融隐患,并加固了敌楼。”程永茂说。

       在坍塌损毁最为严重的150号敌楼,程永茂介绍,修缮前这座敌楼的整个二层直接坍塌下来,酥散的砖石堆成一人高的废墟,将下面牢牢埋住。而如今,碎石被清理干净,剩下的断壁残垣完整地呈现出来,开裂的部分也已加固。

       排水问题也是修缮的重点,排水不做到位,入冬后很容易因渗水形成冻胀造成砖体再次破裂,存水还会促进植物生长,根系也会破坏墙体。因此,设计方案中就曾数次修改敌楼地面的坡度以及排水口的设置问题。

       国家文物局在 《长城保护维修工作指导意见》中明确,长城保护维修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程永茂说,此次修缮严格按照这一标准进行加固抢修。

       “长城的修缮分很多种,箭扣长城修缮主要是抢险性质的,原则是最小干预,以排除险情为主,不改变文物原状,保持其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和原工艺,尽可能保护长城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程永茂说,“修缮时只在有必要的地方进行补砌,并完全按照传统方法来烧制青砖、调制灰浆,几乎复制了400多年前的工艺。”

        程永茂接触长城修缮已有14个年头,这次是他参与质量把关的第10个项目。根据多年经验,他总结了修缮长城的“五随”原则:随层,新砌的砖,要随着老砖的砖缝来砌;随坡,坡度一致;随弯,城墙是有弧度的,要随着弧度砌砖;随旧,与旧状保持一致;随残,与残状保持一致。“实际上非常不好干,墙体有弧度,不能用线,只能靠眼力。这‘五随’原则,违背了哪个都会感觉不对,会假。”程永茂说。

        20万块砖全靠人背骡驮

       修缮长城的造价是高昂的,“天梯”至“鹰飞倒仰”短短1003米,投入资金就达1800万元,而其间需克服的各种困难,更是其他古建修缮无法比拟的。

       材料运输,是重中之重。修缮总共用砖20余万块,由于山高路险,骡子队伍也加入到运输中来,共有30多头骡子参与施工运料,一人赶一头,每天驮4至5趟,每趟驮240斤。在骡子实在驮不了的地方,就需要人抬肩扛。“工人特别辛苦,一人一天得背10多趟,修地面的方砖一次背2块,修墙面的城砖一次要背3块,重70多斤。背砖特别耗体力,易出汗,穿不了厚衣服,背上经常会磨出血。”程永茂说。

       提到工程难度最大、最危险的地方,程永茂用手指向“鹰飞倒仰”的南“翅膀”———几乎是绝壁上的一段长城,垂直高度30余米,坡度达80度,远看像一面碎石嶙峋的竖直峭壁,仿佛未经任何修缮,近看则是由不规则的条石砌成的高大台阶。

       被传授了攀爬技巧后,记者随程永茂先生爬上了这段长城。由于坡度实在太陡,且每块石阶只留半个脚掌的支撑余地,记者在攀爬时双手只能紧紧抓住山石,60余米长度爬了很久才完成。

       程永茂说,此前曾有游人在此遇险,“因为太陡了,这段长城不能再承载更多的重量,所以我们把坍塌滑坡的条石从300米下的山谷里人工拉回到长城上,要经过爬坡机、绞磨、人抬等7次倒运,才能将条石回归到‘鹰飞倒仰’峭壁之上。经过修缮,这段长城可以在一个比较长的阶段内保持相对稳定。”

       将按不同段落特点继续修缮

       目前,箭扣长城仍属于未被开发的“野长城”,很多地段仍坍塌严重,不具备对游人开放的条件,那么应该如何更好地保护它?未来是否应开发为旅游景点?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认为,尽管是未开发状态,但每年慕名来攀登箭扣长城的游客就有数万人之多,仅靠修缮长城还不够,政府应尽快作出规划,将部分段落规划为开放的景区,并设计一条长城的游路,这样既保证了长城的保护,又能满足游客需要,保证游客的安全。

       怀柔区文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透露,未来怀柔境内的长城将按照轻重缓急逐步完成全面修缮,届时从慕田峪西段未开放的部分开始,到九眼楼将全线贯通,并且有望与慕田峪合并经营,向游人开放。此外,“天梯”至“鹰飞倒仰”修缮完成后,下一步计划接着修缮150号敌楼到162号部分,也就是著名的“北京结”到西大墙段,第三步将修缮110号敌楼到正北楼部分,然后从正北楼再修到箭扣,最后修缮162号敌楼到九眼楼的部分。“每个段落特点都不一样,有的要加辅助设施,有的要原址保护。长城修缮是精细活儿,难度又比较大,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进行。”该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