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可可西里3亿年地质演化

和许多地区类似,可可西里的地质历史也要从一片汪洋大海讲起......

文/波音

特别鸣谢/北京大学李江海教授提供部分资料

3亿年地质演化掠影

3亿多年前的石炭纪,可可西里还处于海水的覆盖之下。不独可可西里这片区域,实际上当时有一个宽广的古特提斯洋,横亘在古老的大陆之间。此时的可可西里蛰伏在水下,整个青藏高原也还不存在。

此后,随着板块的运动,大陆的漂移,古特提斯洋受到了挤压,逐渐变窄,慢慢关闭,可可西里地区从大洋变成了靠近陆地的近海地区,并因为板块俯冲挤压而形成了一些独特的岩石,暴露了这段历史信息。

落日下的布喀达坂峰

到了晚三叠纪到早侏罗纪,也就是恐龙繁盛的时代,当时南方的板块向北推挤,可可西里进入了一次强烈的造山运动时期,大幅度地抬升起来,终于露出了水面,迎来了自己的陆地时代。

接下来的白垩纪,可可西里可能仍然是陆地。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从岩层上看,可可西里地区缺失了白垩纪的地层。因此地质学家猜测,当时的可可西里不仅是陆地,而且因为抬升起来,遭受了风化、剥蚀,于是白垩纪形成的岩层被剥离掉了。

进入地质历史上的新生代,全球出现了一次重大的板块运动事件,就是印度次大陆向北运动,撞击到了欧亚大陆,两个板块碰撞的结果,使得青藏高原地区由南向北,开始隆升,可可西里地区也不可避免受到这次撞击事件的影响,进入了又一次造山运动。

可可西里俯瞰-青色的山梁

当新生代的中新世开始的时候,青藏高原经历了一次明显的隆升,可可西里也 强烈抬升起来。根据同位素估算的古海拔研究表明,在距今3600万年前,可可西里的古海拔高度还不到2000米,而到了距今1500万年前,这里竟然已经上升到了海拔4000米,非常接近今天的平均海拔4500米的水平。

到了距今约360万年前,此时古人类已经在非洲诞生,青藏高原则迎来了再一次的大规模隆升,高原破碎,山峰崛起。

昆仑山-遗产提名地的北部边界

这个阶段,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可可西里也相对抬升。进入更新世,由于全球发生了降温,而且海拔进一步抬升,使得可可西里首次进入了冰冻圈,第四季冰川作用在可可西里留下了很多遗迹。

经过这次始于360万年前的抬升后,可可西里再次进入平静期,并一直延续至今,迎来了很可能是人类活动引起的全球气候快速变化的时代,可可西里的环境也随之发生了快速变化。

夷平复夷平

3亿年的海陆沧桑巨变,给可可西里留下了青色的山梁和平缓的大地,而后者有个地质学上的专有名词——夷平面。从地貌上粗略地说,可可西里正是一处巨大的夷平面。

Tips

所谓夷平面,是指由剥蚀作用和夷平作用产生的、以截面形式横切所有年代更久的地层、构造的一种平缓地形。通俗地说,在地质历史上形成的岩层也好,各种构造也好,在遭遇了外界的风化剥蚀、流水侵蚀、冰冻 溶蚀等作用后,地貌好像被横切了一刀那样,横切面之上的碎石、土壤都被带走,留下了一片平坦的大地,这就是夷平面。

一般来说,夷平面往往出现在低海拔地区,包括准平原、山麓面等形式。而在青藏高原这样的高海拔地区,也罕见地出现了广阔的夷平面,可可西里就是青藏高原主夷平面的 一部分。

可可西里地区很多地面坡度小于2度,虽然整体上海拔很高,但是区域内的相对海拔很小,仅有300米到600米之间,甚至更小。

大陆性冰川

除了平坦的荒原旷野之外,夷平面还出现在可可西里山和南北两端的昆仑山、唐古拉山山顶。

仔细辨别,可可西里地区其实存在着两级明显的夷平面,分别是山顶面和主夷平面。这两级夷平面的产生,恰好对应本文前面所讲的可可西里在新生代的地质变迁历史。

2200万年前青藏高原的那次隆升,形成了很多的高山,此后这些高山经过了长 期的山麓剥蚀作用,形成了一片相对平坦的大地。但是到了距今770多万年到340万年期间,高原隆起的过程切碎了整体的高原表面,在剥蚀作用下高原表面瓦解破碎,只在高山山顶保留了很高海拔的夷平面——山顶面。

高原夷平面和山脉

同时这一过程把广大的可可西里进一步抬升,并在剥蚀作用下形成了广阔的主夷平面。从那以后,可可西里进入了较为稳定的地质时期。

可可西里的地貌主要由绵延的 山梁和平缓的大地构成,这既是两种夷平面的杰作,也与高原地区的冻融作用有关系。

荒原之美

亿万年的沧海桑田、雨雪风霜, 铸造了今日可可西里的大美。

独特的地貌结构形成了可可西里地区纵横数百千米、峰岭叠嶂、山丘连绵、 盆地相间的宏大自然地理景观。

自然遗产地东西向三条巨大山脉和其间的宽阔河谷构成了可可西里独特的“三山两盆两河”的高山宽谷地貌格局。

红水河谷

三座极高山之间分布着楚玛尔河和勒玛曲两条宽阔河谷,河流拥有典型的辫状河河道,河漫滩发育,几乎占据整个河谷。其中,楚玛尔河河谷最为宽广,最宽处约70千米,勒玛曲河谷宽约40千米。

这样的高山及宽谷构成的高原景象是可可西里最具特色的自然景观。

横贯可可西里遗产地的昆仑山、可可西里山、乌兰乌拉山和祖尔肯乌拉山超过5500米的山峰上,终年冰雪覆盖,发育了各种类型的现代冰川,以大陆型冰川为主。

雪山冰川与冻土带形成了独特的冰缘地貌景观,包括冻胀丘、冻胀草丘、石冰川、热融洼地,热融湖塘、冰缘黄土与砂丘、冻胀“石林”和融冻褶皱(冰卷泥) 等。

布喀达坂冰川下的温泉

随着海拔逐级降低,在盆地平原内,由于流水侵蚀和冻融风化作用,形成冻胀石环。冰缘地貌景观的丰富性令人惊奇,大自然竟有如此之造化。

 

在300多万年前的青藏高原大规模隆升中,高原上统一的主夷平面趋于解体,然而由于可可西里相对靠北部,处于高原腹地,因此至今并没有受到河流溯源侵蚀的严重影响,主夷平面仍然完整保存。

从水循环的角度来说,可可西里是一片排水不畅的区域,融水积聚,使得自然遗产地中高原湖泊星罗棋布。遗产地中的湖泊具有海拔高、数量多、密度大、种类丰富等突出特点,在全球其他高原地区中实属罕见。

尤为珍贵的是,可可西里长期以来人类活动很少,大量的湖泊并未受到人类活动的干扰,保持了最原始的自然美景和自然环境。

怎么样?可可西里的传奇地质演变让人着迷,如果你有机会踏上这片神奇的自然遗产地,面对巍峨的雪山,或许可以脑补出地质演变的画面,想想就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