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世界遗产网!

跃动的精灵,福建木偶戏风采一瞥

       “福建木偶戏后继人才培养计划”是中国目前唯一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优秀保护实践名册”的项目,其履约实践正是为了让福建木偶戏的专业人才、潜在人才和欣赏者代代相继。以泉州、晋江、漳州三家木偶剧团为代表的木偶剧团为代表的木偶戏艺人,用精湛技巧和绚丽演出,将木偶艺术这一艺术瑰宝传向世界。

        悬丝之艺——泉州提线木偶戏

        泉州提线木偶戏,古称悬丝傀儡,源于秦汉。据文献记载,至迟于唐末五代已在泉州及周边地区流行。此后历经宋、元、明、清至当代,传承不辍。至今保存700余出传统剧目和由300余支曲牌唱腔构成的独有剧种音乐“傀儡调”。同时形成了一整套精湛规范的操线功夫,以及独具特色的偶头雕刻、偶像造型艺术与制作工艺。

线为魂

       “动必从绳,结舌而语言何有。必游刃兮在兹,鼻运斤兮罔遗。”林滋的《木人颂》描写了木偶被线操纵的细微表演,其一举一动都需要通过“线”来实现。为使木偶的表演像真人一样准确、逼真,如头的转动、身体俯仰、手臂伸屈、手掌张合等,木偶身上重要关节位置都要装上线。一般来说,一个木偶身上装线18条左右,而一些重要角色如钟馗等,装线竟达30多条。

傀儡调

       表演时,泉州提线木偶戏使用的是传统音乐唱腔,民间称为“傀儡调”。傀儡戏作为一种古代宗教戏剧而存在,拥有祭神拜丧的功能,宗教音乐也就自然而然成为“傀儡调”的一个重要音乐源流。《金刚经》《波罗蜜多心经》等经文被运用进傀儡调中,加上傀儡自身形象演绎,营造出傀儡戏的“神”性气质。

形传神

       极富美感的木偶造型,本身就是一个精美的工艺品,尚未开演便足以吸引众人目光。一旦木偶登场,演员、乐队相配合,演绎一出假人假戏亦作真的至情大戏,观众的情绪也会被带入,也会落泪。

掌中之戏——晋江布袋木偶戏

       晋江布袋木偶戏是一种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深受闽南广大观众的喜爱。经过长期的实践和发展,具有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的特点,地域文化特征明显,艺术积淀丰厚,形象美、语言美、音乐美,从中可以领略到泉南布袋戏的木偶雕刻艺术、表演艺术、语言艺术、唱腔艺术的风采。

隔帘讲古

        “隔帘讲古”是南派布袋戏的传统意蕴,即艺人凭借手指操纵布袋木偶的形式帮助讲古。木偶戏故事展开时,木偶的人物性格、人物关系、情节变化、情感表达等大多需要依赖艺人之口来传达、表现和塑造。剧目是讲古的载体,南派布袋木偶戏剧目大部分世代口传,文字记录较少。

指掌技艺

       掌中木偶之所以被称为布袋戏,这是因为掌中的偶人形象必须以“布内套”连接偶的头部及四肢,然后外面套上戏服,艺人的手掌在布内套中活动,利用手指控制木偶的头部及四肢,还需利用布内套的拉扯、张弛才能完成各种姿势。因木偶完全操纵于指掌,所以表演时反应灵敏,活泼生动,可随心所欲来表演。可以说,艺人之手便是偶人的灵魂。

木偶造型

       南派布袋木偶戏木偶的造型非常丰富,传统的布袋戏偶几乎是纯手工制成,大概有13道工序,包括选材、雕刻、磨平、打土底、刷白底、上彩、勾画脸谱、连接布袋等。其中,木偶头的制作是最重要的。

京腔闽戏——漳州布袋木偶戏

       同样是布袋木偶戏,“北派”漳州布袋木偶戏与“南派”晋江木偶戏有着明显的不同。由于在表演上更多依循京戏套路,漳州布袋木偶戏更注重武戏表演,节奏明快、活泼;其木偶人物的造型也是栩栩如生、精致细腻。

京戏与手功

        北派漳州布袋木偶戏在表演上节奏明快、活泼,因其多依循京戏套路,并加入歌仔戏内容,擅长打斗戏的表演。京戏讲究头法、手法、身法、步法,北派布袋戏充分结合京戏的基本功,用到布袋戏手上技艺中,形成手上四功:指、掌、腕、臂功,以练习头、手、身、步、打法。

雕刻技艺

       木偶头是木偶戏的最重要道具,漳州木偶头造型严谨,精雕细刻,彩绘精致,着色稳重不艳,保留了唐宋的绘画风格。漳州艺人雕刻木偶头注重五形(眼、口、鼻、眉、耳)、五骨(眉、顶、颧、额、颏骨),且运用夸张的造型、丰富的表情来表现作为戏曲舞台人物头像的面部特征。

两岸同根

       据考证,台湾布袋戏的来源与漳州有着密切关联。清代以来,随着闽南移民入台开发大潮,陆续有很多漳州、泉州、潮州等地艺师到台定居授徒,并在台开班立派。其中,台湾的北管布袋戏便是采用漳州唱腔进行表演,一些学者因此认为此布袋戏是从漳州传入。200多年来,台湾布袋戏创新不断,为传统布袋戏表演注入了新鲜血液。